严厨

严厨

我来自四川我家有一个家传的泡菜老坛子,若问它存世有多少个年头了,还是个历史悠久的缘故,这只老坛子泡制的酸菜,始终保持着独特的风味。从坛子里捞出来的酸菜,颜色金黄灿灿,仿佛镀了一层金膜,保持着酸、脆、嫩、鲜的特色,浓郁醇香,美味可口,一直到腌制新泡菜的日子,坛子里的泡菜也不变色,不霉烂,不变味。从老坛子里捞些自家腌制的泡菜,然后切成小块,放进碗或碟子里,加点红油,当作喝粥的佐餐小菜,一旦家里来了客人,母亲就会到集市买条鱼,割点肉,在捞些酸菜切成片,将鱼和泡菜在一起,出锅时加点辣椒,顿时香味飘满屋子,那酸酸辣辣的味道,如今想起来,都还让我垂涎不已。在四川乡下,大多数人家都有一只祖传下来的老坛子,用来泡菜,时至今日,四川泡菜依然盛行,乃至成为大众餐桌上最受欢迎的佐餐小菜之一。我从小跟在母亲后面,做她的小帮手,他炒菜我生火,他家燕我添醋,,长大以后,我做过不少职业,学过木工,做过家具,上过工地,倒过混泥土,做过销售,也当过餐厅服务员,但这些都没有发挥我的长处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学了厨师,一干就是二十年,再从出这些年来,朋友,同事,一直都尊称我严厨,如今,我们组剪了自己的团队,有了我们的大家庭,我们希望用我们的热情把四川的小吃和母亲流传的,老坛酸菜鱼,呈现给光大美食爱好者。长介:我来自四川我家有一个家传的泡菜老坛子,若问它存世有多少个年头了,还是个历史悠久的缘故,这只老坛子泡制的酸菜,始终保持着独特的风味。从坛子里捞出来的酸菜,颜色金黄灿灿,仿佛镀了一层金膜,保持着酸、脆、嫩、鲜的特色,浓郁醇香,美味可口,一直到腌制新泡菜的日子,坛子里的泡菜也不变色,不霉烂,不变味。从老坛子里捞些自家腌制的泡菜,然后切成小块,放进碗或碟子里,加点红油,当作喝粥的佐餐小菜,一旦家里来了客人,母亲就会到集市买条鱼,割点肉,在捞些酸菜切成片,将鱼和泡菜在一起,出锅时加点辣椒,顿时香味飘满屋子,那酸酸辣辣的味道,如今想起来,都还让我垂涎不已。在四川乡下,大多数人家都有一只祖传下来的老坛子,用来泡菜,时至今日,四川泡菜依然盛行,乃至成为大众餐桌上最受欢迎的佐餐小菜之一。我从小跟在母亲后面,做她的小帮手,他炒菜我生火,他家燕我添醋,,长大以后,我做过不少职业,学过木工,做过家具,上过工地,倒过混泥土,做过销售,也当过餐厅服务员,但这些都没有发挥我的长处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学了厨师,一干就是二十年,再从出这些年来,朋友,同事,一直都尊称我严厨,如今,我们组剪了自己的团队,有了我们的大家庭,我们希望用我们的热情把四川的小吃和母亲流传的,老坛酸菜鱼,呈现给光大美食爱好者。长介:我来自四川我家有一个家传的泡菜老坛子,若问它存世有多少个年头了,还是个历史悠久的缘故,这只老坛子泡制的酸菜,始终保持着独特的风味。从坛子里捞出来的酸菜,颜色金黄灿灿,仿佛镀了一层金膜,保持着酸、脆、嫩、鲜的特色,浓郁醇香,美味可口,一直到腌制新泡菜的日子,坛子里的泡菜也不变色,不霉烂,不变味。从老坛子里捞些自家腌制的泡菜,然后切成小块,放进碗或碟子里,加点红油,当作喝粥的佐餐小菜,一旦家里来了客人,母亲就会到集市买条鱼,割点肉,在捞些酸菜切成片,将鱼和泡菜在一起,出锅时加点辣椒,顿时香味飘满屋子,那酸酸辣辣的味道,如今想起来,都还让我垂涎不已。在四川乡下,大多数人家都有一只祖传下来的老坛子,用来泡菜,时至今日,四川泡菜依然盛行,乃至成为大众餐桌上最受欢迎的佐餐小菜之一。我从小跟在母亲后面,做她的小帮手,他炒菜我生火,他家燕我添醋,,长大以后,我做过不少职业,学过木工,做过家具,上过工地,倒过混泥土,做过销售,也当过餐厅服务员,但这些都没有发挥我的长处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学了厨师,一干就是二十年,再从出这些年来,朋友,同事,一直都尊称我严厨,如今,我们组剪了自己的团队,有了我们的大家庭,我们希望用我们的热情把四川的小吃和母亲流传的,老坛酸菜鱼,呈现给光大美食爱好者。

商户店面实景图

分享到: 0

上一家商户: 梧桐小栈

下一家商户: 自鱿人